第二百五十五章 喔喔鸡(1/2)

“你们是什么人,竟敢阻我?”

下一刻,顾隋棠的声音响起,充斥着无边怒意。

此时,顾隋棠正被四个身穿黑衣之人围攻着,说是围攻,用纠缠来说更恰当一些,就是阻止他去救叶青。

四个人,三个洗神后期,一个通玄,通玄主攻,三名洗神后期则从旁策应,以防出现意外。

顾隋棠很强,拳重如山,拳意如天,每一拳都威势十足,撼山摧城,但那名通玄武武者也不弱,同样是徒手,使用的是一门散手,不同于顾隋棠的霸气十足,其散手飘渺如流云,虚实无定,变化无常,总能以柔劲卸去顾隋棠霸道刚猛的拳劲,使顾隋棠无功而返。

再加上其他三个洗神武者从旁策应,一时间顾隋棠竟然无法脱身。

“流云散手?你是薛北昆?”顾隋棠怒道。

通玄武者,也就是薛北昆,没有吭声,你说我是我就是了?反正我不承认。

他本来不想出手的,他还不想和靖安司撕破脸,但他那个蠢儿子已经被叶青故意抛出来的诱饵给引出去了,他要是不出手,被顾隋棠给抓住了,那么墨羽军和靖安司,真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。

虽然呢,叶青在那边已经揭破了薛时午的身份,但揭破归揭破,没当场抓住人,一切都好说。

官字两张口,官场上这些事儿,只要不是人证物证俱全,板上钉钉的事儿,都算不得什么事儿,有时候就算是板上钉钉,也有可能出现意外。

顾隋棠若是敢说墨羽军与落日山勾结,刺杀叶青;他就敢说靖安司对他不满,故意污蔑墨羽军。

反正嘴在自己脸上,怎么说都行!

另外,他只有薛时午这么一个儿子,万一被顾隋棠杀了,他找谁哭去。

他可不想像王落日那样,老了,老了,还来个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所以,他不想出现,也得出现。

至于其他三人,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,应该是白家的白心湖、郡守府的宋玉书和血影神宫的姜还剑。

“薛北昆,你以为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了?你在入伍前出身流云山庄,流云山庄最善流云散手,别以为我不知道?”

顾隋唐看着又缠上来的薛北昆,怒道:“薛北昆,你真想与我靖安司撕破脸?”

“还有你们三个,不管你们是谁,敢与我靖安司为敌,我顾隋唐绝不会饶过你们?”

四人没有说话,只是缠着顾隋唐,不让他去救叶青。

“啊……”

顾隋唐怒吼连连,就是无法冲破四人的拦阻。

……

“顾隋唐……”

另一边,王落日、薛时午、庞昆等人听到顾隋唐的怒吼声,心惊胆战,再结合事情的前前后后,顿时明白了叶青的打算,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“叶青,我还是小看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想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,真是好算计啊!”王落日声音低沉,充满了愤怒和杀意。

他在算计叶青,没想叶青也在算计他,或者说不止是他,而是所有对他抱有敌意的人,要不是薛北昆出现,他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?

而且,就算今天能杀了叶青,顾隋唐已经知道是他动的手,纵然没有证据,回去后,顾隋唐也不会放过他。

当然了,明

里对方或许不会干什么,但暗里就难说了,天知道这个疯子会干出些什么事儿?

不过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他自然不会罢手,大不了日后彻底投靠薛北昆,有薛北昆在,想来靖安司也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大动干戈。

叶青是天才不假,但死掉的天才,就没什么价值了!

或许,连一坨屎也不如。

另外,等他踏足通玄后,以他的积累和实力,也未必会怕他顾隋唐。

“王兄,杀了叶青,赶紧走。”庞昆也一脸阴沉,明白自己被算计了,甚至逼的薛北昆也出现了,回去后免不了一番麻烦。

薛时午则脸色忽青忽白,种种情绪一一在脸上闪过,最后交织成怒意与杀意,双目赤红,恨不能将叶青生吞活剥。

“呵,早知道老顾一人不靠谱。”

听着树林中传来的轰鸣声,叶青耸了耸肩,等发现三人眼中的杀意时,嘴角慢慢上扬,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:“呵呵,都别这么看我,你们自找的。”

“都死到临头了,还笑得出来?”薛时午看着叶青脸上的笑容,感觉无比刺眼:“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?”

叶青挪了挪身子,靠的更舒服了些,笑道:“笑到什么时候,我想想啊,哦对了,当然是笑到你们死的时候了。”

“你们不会真的以为,我只有顾司首一个底牌吧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三人同时一惊,心中忽然生出一阵巨大的不安。

“意思就是……算了……”

叶青声音慢慢扬起,等将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勾起来时,忽然叹了口气,看向三人身后:“风伯,你来了!”

“都死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