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章 算账(1/3)

可一贫的手刚抬到一半,陡然停了下来,嘴巴大张。

只见不知何时,李龙象那力可碎山的一拳,就那样被叶青抓在手里,轻松的就好像那只是一颗苹果,而不是一个拳头。

继而,叶青向前迈出一步,右手再次按在李龙象的肩膀上,李龙象的双腿再度齐膝陷入地里。

和先前,一模一样。

“道长,你刚刚说什么?”叶青似笑非笑地看向一贫。

一贫:“……”我说了什么,我什么都没说。

一贫回过神来,身影一晃,欺近李龙象,手中出现一个酒杯,但酒杯内呈的却不是酒,而是一缕缕清气。

清气呈青色,纯净无暇,轻灵柔和,带着缕缕难言的道韵。

一贫晃了晃酒杯,一缕清气飘了起来,被李龙象吸入口中,进入口中的一瞬,李龙象脸上的魔纹和额头的牛角缓缓缩了回去,而其身上的暴虐和杀戮也慢慢消失不见,李龙象的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。

“呼……总算没事了。”

一贫松了口气,继而一巴掌熟练准确地拍在李龙象的脑袋上,大骂道:“王八蛋,让你不要冲动,让你不要动怒,你就是不听,又浪费了老子一缕太清灵气,打不死你个王八蛋。”

“师父,对不起!”李龙象低着头,任凭一贫打骂:“师父,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听到李龙象的话,一贫的满腔怒火陡然消失不见,最后只能颓然叹了口气。

“居然是太清灵气?”听到一贫的话,叶青有些吃惊。

太清灵气,乃先天灵气之一,有静心凝神、消除魔障、持神明念之功。

听起来太清灵气好像没什么作用,但实则珍贵异常,于武者而言,心魔、业障乃是大忌,境界越高,修为愈强,心魔业障也愈难消除,修行之时,很容易被心魔所趁,业障所扰,轻则再无进境,蹉跎一生,重则走火入魔,或者沉沦堕落,为心魔所控。

而太清灵气呢,正好可以消除心魔和业障,只要有一缕太清灵气,便可以于修行时静心凝神,保持清明,诸邪不侵。

此外,任何陷入狂乱、神智不清之人,只要神魂不灭,太清灵气就可使其恢复清明,持灵不灭。

所以,太清灵气珍贵异常,对于武者,尤其是修为高深的武者来说,乃是可遇不可求之物。

没想到,一贫为了救自己的徒弟,竟然舍得浪费一缕太清灵气,压制李龙象体内的诡怪血脉,让其恢复神智。

显然,一贫看似对李龙象嫌东嫌西的,但实则紧张、关心的很。

“呵呵,一贫道长,说完了吗?如果说完了,该说说我们的事儿了吧!”

叶青看着一边说话,一边偷偷摸摸捏着一张符篆,打算逃跑的一贫,上前一步,搭在李龙象的肩膀上,笑嘻嘻道。

一贫的手一顿,五指蜷缩,手中那张符篆忽然消失不见,脸上挂着笑容:“我们的事儿?哦哦,多谢小兄弟帮忙,救了小徒的性命!”

“道长,这时候装傻充愣就没意思了啊!”叶青拍了拍李龙象的肩膀,对方给了他一个憨厚的笑容。

一贫看着叶青手中的李龙象,知道没办法逃,苦笑道:“好吧,老道承认,老道救小兄弟你是为了造化水,先前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,也是为了你身上的造化水。”

“不过,小兄弟你要相信,老道绝无加害你之意,否则的话,老道就不会用睡梦花花粉和入梦咒了,入梦咒只会让小兄弟你陷入沉睡,而不会危及性命。”

“而老道我选择的这个地方,乃四方无灵之地,不会有诡怪存在,就算我们走了,你也不会有危险。”

“这个我信。”叶青笑了笑,如果不信,他早就动手了:“可道长你不怀好意,也是事实,这个怎么算?”

不杀你们归不杀你们,但赔偿费总得给点儿吧!

“呵呵,小兄弟胸怀坦荡,老道佩服。”

老道也看穿了叶青的心思,没有杀他们的打算,笑道:“既然小兄弟承认了,那老道就跟小兄弟你算算这笔账。”

“老道我呢,确实有私心在先,这个我我承认,但不管怎么说,老道我却救了小兄弟你的性命。”

“救命之恩,恩大于天,真要称斤论两地算起来,小兄弟你还欠老道我不少恩情呢?”

“这样吧,老道我身为长着,也不占你便宜,随便给我十瓶八瓶造化水就行了,不用太多,太多我可就生气了啊。”

一贫背负双手,衣袂飘飘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:“当然了,毕竟是救命之恩,命没了,那些身外之物有个屁用,所以小兄弟你如果硬要多给个十瓶八瓶,老道我也没办法拒绝不是?”

叶青:“……”

李龙象:“……”

李龙象张了张嘴,半晌无言,最后羞愧地低下了头,我不认识他,我没有这样的师父?

叶青则气极反笑,打劫打到强盗头子身上了,还有没有天理,还有没有王法,气得我汗毛倒竖、心肌梗塞想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