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八章 画皮、虎君、跛脚仙(1/2)

“桃花山上桃花庵,桃花庵中桃花仙;桃花仙人种桃树,香飘十里好人间。咳咳……真是可惜,好好的桃花山,怎么一夜之间桃花全谢了?!”

桃花山下,一名白衣白袍、相貌俊朗的年轻公子,看着眼前桃花凋零、花草枯萎的桃花山,略显惋惜。

年轻公子许是身体不好,脸色苍白,如涂(白)粉,坐在一顶软轿上,手里拿着一方锦帕,捂着嘴角,轻轻地咳嗽着。

软轿四周,则是四名有着闭月羞花之容、沉鱼落雁之姿的侍女。

“画皮公子都咳成这样了,还有在这儿空伤春悲秋,不如先考虑考虑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吧!”

年轻公子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从天而降,人未落,便听得一声轰鸣,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脚印。

继而,一个头发花白、披散在脑后的老人出现在画皮公子面前。

老人或是腿脚不太好,拄着一个拐杖,右腿半悬在空中。

“咳咳……本公子还年轻,哪像你一只脚都踏进棺材了,肯定比你活得久。”画皮公子轻咳了两声,微笑道:“话说,跛脚仙,你腿都瘸成这样了,不在自家的狗窝里猫着,来这儿干什么?”

不等跛脚仙说话,一声虎啸响彻山林,一头斑斓猛虎踏着风雪,从远处疾驰而至,虎啸声响起时,斑斓猛虎好似还在很远的地方,但当虎啸消散之际,斑斓猛虎已近在咫尺。

当掠至画皮公子和跛脚仙跟前时,那头斑斓猛虎仰天咆哮一声,化为身穿虎皮的大汉。

大汉身材魁梧,手臂、腿脚、脸上长满细细的黄色茸毛,如猛虎的皮毛一样,而于额头处的毛发则呈白色,微微勾勒出一个“王”字。

“病秧子,老瘸子,你们来得挺早啊!”

汉子看着画皮公子与跛脚仙,晃了晃脖子,筋骨噼啪作响。

“虎君你来的也不晚啊!”画皮公子笑道。

“那是,人家长了四条腿,跑得当然快了。”跛脚仙阴阳怪气道。

“嘿嘿,总比你老瘸子只有一条腿强吧。”虎君上下打量了跛脚仙几眼:“老瘸子,不是俺说你,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,还只有一条腿,现在风大雪急的,你说你一不小心,掉哪个山沟沟里被雪给埋了,那死得多冤啊!”

“还有你病秧子,这天寒地冻的,你这小身板子,连娘儿们都不如,能扛得住吗?”

“这就不牢虎君担心了。”画皮公子微笑道:“都说慧极伤身,还是虎君你好,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。”

“狗屁的慧及伤身,俺看你就是损人造孽的事做多了,活该短命。”虎君冷哼一声。

三人正说话间,桃花山上忽然荡开一阵诡异的波动,一朵黑莲虚影出现在空中。

黑莲似有若无,充斥无尽的虚空,三片莲瓣轻轻舒展摇曳,荡开层层瑰丽、梦幻的光芒。

“来了。”

顿时,三人顾不得吵嚷,目光同时落在空中的黑莲虚影上。

“你们可看出那是什么东西了?”虎君神色凝重地看着空中的黑莲虚影,即便隔着十数里的距离,他仍在那朵黑莲上感到一阵心悸与恐惧,但同时,还有一种难以抵抗的诱惑。

“不知道,但绝对不凡。”画皮公子目光迷离,脸上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。

“肯定是某种天材地宝无疑了。”跛脚仙信誓旦旦道:“那东西是老夫的,你们都不要跟老夫抢啊。”

“老瘸子,你都快进棺材了,要那玩意儿有什么用,还是留给我们年轻人吧。”虎君道。

“天材地宝,有德者居之。”画皮公子淡淡道。

“哼,那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跛脚仙冷哼一声。

“怕你不成?”虎君不屑道。

这时,空中的黑莲虚影,慢慢消失不见,一朵朵黑云,从四面八方聚拢而至,漂浮于桃花山山顶,黑云压城城欲摧,给人一种压抑、恐惧的感觉。

“怎么样,现在进山吗?”画皮公子道。

“来都来了,自然要进了,病秧子,你莫不是怕了吧?”虎君讥讽道。

“本公子没说不进,只是要小心一些,这几天已有不少人进了桃花山,但却无一人出来。”画皮公子略显凝重道。

他们来此,自是因为桃花山的宝物。

这事儿,还要从五六天前说起,桃花山是北幽境界的一座名山,因为桃花山常年温暖如春,气候宜人,山上栽满了桃花树,一年四季桃花长盛不败,香飘十里,故而山名桃花。

桃花山景色虽美,但却是北幽的一大禁地,寻常人不敢涉足。

因为桃花山的桃花,并非普通的桃花,而是怨级诡怪人面桃花,人面桃花因花似人面而闻名,花香而蕴奇毒,可魅惑人心。

若是意志不坚、心性不固之人,闻到花香,皆会意识模糊,为花香所诱,误入人面桃花林,为桃林所噬,成为人面桃花的养料。

所以,桃花山美则美矣,但周遭十里几无人烟,算是一方绝地。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