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流云飞袖(1/2)

“呼,林队长,夏婆婆,你们的仇,君山村的仇,我替你们报了,你们安息吧!”

叶青衣袖轻挥,扫开漫天血雾,望着缓缓升起的明月,语气清凉、漠然,却又带着一丝孤寂。

明月依旧在,不见故人来!

所谓的报仇,终究只是亡羊补牢的可怜之举而已!

“帮主,你没事吧?”

陶显进来,便看到叶青孤寂、伤感的背影,轻声问道。

“没事!”叶青回过神来,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,且仇已报,他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,心情轻松了不少“外面怎么样了?”

“郑峰带来的两个客卿和十名护卫,皆已被我们所杀!”陶显拱手回禀,旋即抬起头,看着早已坍塌成一片废墟的流云堂,目光微凝“帮主,郑峰呢?可是已经……”

“嗯,死了!”叶青淡淡道“你在周围找找,说不定还能找到一块完整的碎片。”

“……”

陶显脸色微白,顿时想起叶青的手段,好像这位最喜欢使人爆炸,尸骨无存。

惹不起,惹不起!

“咳咳,既然郑峰已经死了,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!”陶显向后退了两步,躬身问道。

“嗯,通知下去,行动吧!”

叶青揉了揉眉心,疲惫道“接下来的事情,我不会再插手,由你全权负责,能抢到多少,能吃下多少,就靠你们自己的本事了!”

“对了,通知下去,我的身份,不要让外人知道,我这人低调,不喜欢张扬,明白吗?”

“是!”

陶显躬身,表示明白。

“去忙吧,有事来无涯书肆找我!”叶青摆摆手,身形一掠,消失在夜空中。

……

雍和三年三月初三,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。

安阳县三大世家之一的郑家,一夜之间分崩离析。

郑家拓脉境强者郑峰身死,其他长老客卿,被突然出现的大批高手围攻,死的死,伤的伤,逃的逃,一夜之间,郑家沦为一片废墟,郑家的所有高手,死伤殆尽。

仅仅一夜,郑家,便不复存在。

等官府反应过来,整个事情,已经尘埃落定。

但关于郑峰之死和郑家破亡的议论,却甚嚣尘上。

有人说是郑峰得罪了某个魔道中人,被其所杀;有人说是郑峰暗通诡怪,被安阳县几大高手联手所杀;有人说郑峰为富不仁,被某位行侠仗义的侠客所杀;有人说……

所有人,好像都没察觉,铁衣帮,换了一个新帮主。

……

靖安司,斩妖堂。

凌剑秋手提一柄长剑,冷冷道“嫣儿,可曾查到,究竟是谁杀了郑峰?”

云嫣缓缓道“是铁衣帮的新帮主,据嫣儿打听到的消息,阎铁衣亦是此人所杀!”

“能杀了阎铁衣和郑峰,实力绝对不俗,至少是拓脉中期,甚至拓脉后期。”凌剑秋波澜不惊道“可曾查到此人的身份?”

云嫣歉然道“暂时还没有,好像知道此人身份的只有铁衣帮的几大堂主,但他们都对此讳莫如深,我们安插在铁衣帮的探子,都未见过此人的模样。”

“暗中调查!”凌剑秋吩咐道“我要知道,这人杀阎铁衣和郑峰,究竟是为了什么?身份来历是什么?与魔教,与诡怪有没有关系?”

“嫣儿明白!”

……

沈家,思闲斋。

“李兄,郑峰之事,你怎么看?”沈家家主,沈闲沉声问道。

同为安阳县三大世家之一的李家家主李元康,轻抚着胡须,思忖片刻道“不好说,有可能是郑峰得罪了什么人?也有可能,是阎铁衣得罪了什么人,累及了郑峰?”

沈闲沉思片刻道“那有没有可能,对方的目标,是你我三家?”

李元康轻轻一笑,摇摇头“应该不会,从对方的行事风格来看,只是针对郑家,不牵扯其他人,应该不会图谋沈、李两家。”

“话虽如此,但不得不防!”沈闲神情凝重,眸中闪过一丝光芒“郑家与沈、李两家同为安阳三大世家,同气连枝,唇齿相依,李兄可否想过,你我两家合力,联合向铁衣帮发难,为郑家讨要一个公道?”

李元康明白沈闲的想法,这次郑家覆灭,其中大部分财物、店铺、生意等落在了铁衣帮手中,他们后知后觉,顶多只捞了一点儿汤喝,心有不甘而已。

“难,难,这次出手的,不止有铁衣帮,还有乔六,我们对铁衣帮发难,乔六未必不会出手相帮,到时候也是个麻烦,要知道,乔六可不是个易于之辈啊!”

“另外,铁衣帮的新帮主,我们至今未能查清楚其身份来历,消息不明,不易妄动!”

“唉!”沈闲深叹了口气,他也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心有不甘“就这么算了?”

李元康轻笑一声“目前看来,只能如此,至少在查清楚那人的身份来历之前。”

“不错,当务之急,是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