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对不起,打扰了(1/2)

“希望吗?呵呵,奢望罢了!”

庆葵嘲笑一声,也到此为止了。

他脸上这张青铜面具,名青铜虎首,是一件实打实的厉级诡器,相传为某个将军战场征伐时所佩戴的面具,里面蕴含有强大的凶戾、血煞之气,一旦使用,便会召唤出那位将军的一缕残魂,为他所用,实力强横。

最强一刀,威力绝不下于炼罡后期强者一攻,威力无穷。

事实也是如此,眼前的叶青,在漫天刀芒的围攻下,活动空间越来越小,速度越来越慢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

“死吧!”

庆葵眼神凶厉,冷笑不已,他现在已经不关心能否活捉叶青了,他要的是叶青的性命。

到时候,把铁衣帮翻个底儿朝天,他就不相信找不到那幅画。

然而,庆葵没发现,叶青躲闪的空间的确越来越小,但距他却越来越近。

待到掠至庆葵丈尺之距时,叶青遥指庆葵,凌空一按。

看似小儿玩闹般的举动,庆葵却感觉一阵寒意袭上心头,莫名心悸不已。

下一刻,他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般沸腾起来,宛如滚烫的油锅中多了一滴水般,汹涌澎湃,横冲直撞,似要离体而出。

血气沸腾之下,他只觉得头晕眼花,气机亦紊乱不堪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庆葵一手按住胸口,精神感应之下,居然发现他体内不知何时多了数缕细若游丝的血影,那些血影若有若无,细若微尘,若不是此时发作,他根本就没察觉到异样。

正是那些血影,影响着他体内的气血。

“什么时候?”庆葵茫然,试图凝聚真气,驱除体内的血影,但那些血影仿佛跗骨之蛆一样,难以驱除。

忽然,庆葵只觉得脖子一痛,一条纤细的血痕,凭空出现。

庆葵汇聚目力,向四周望去,只见一条条血影若隐若现,在他周围穿梭不定。

“这是……血影神通?”庆葵双目圆睁,大惊道“你怎么会血影神宫的血影神通?你是血影神宫的弟子?”

“不,不对,这不是血影神通,血影神通不可能影响我的气血!”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说话间,庆葵的身上又出现了几道伤口,伤口细小,要不了他的命,但他心中却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。

“呵呵,你来杀我,你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半空中,叶青身影飘忽不定,不过由于血影神通影响了庆葵的气机运转,空中的刀芒亦减弱了不少。

但这还不够!

那些血影,自然是他先前与庆葵打斗时,趁机打入庆葵体内的。但庆葵毕竟是炼罡境,罡气雄浑,他想要控制那些血影,影响庆葵的气血,则必须要靠近对方丈尺之内。

至于想要凭借那些血影,直接击杀对方,对不起,还不够。

还不够,那就继续趁热打铁。

“嗖嗖”

趁着庆葵无法控制体内气血、罡气的空档,血影飞舞,在其身上带起一缕缕血花。

“老子管你是谁,但就凭这些不入流的小把戏,想要杀我庆葵,做梦!”庆葵大吼一声,强行凝聚丹田的罡气,震荡气血,直接将体内的几缕血影震碎。

“呵呵,朋友晚了!”

但正在此时,叶青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伴随着声音,庆葵身上的伤口间,像是打开了阀门的水管一样,喷涌出无数鲜血。

绚烂,如烟花。

血液流逝,庆葵就像是一个破了无数洞的水囊,肉眼可见的干瘪下来,眨眼间就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骷颅。

快,很快,快到,庆葵压根就没反应过来。

事实上,这也是叶青的计划,他的血影神通虽然可以吸取、影响他人的鲜血,但将人体比作水囊的话,境界低的人,好比质量差的水囊,装的水少,他割开一个口子,可以一下子将水吸取干净;但境界高的人,质量好的水囊,装的水多,他割开一个口子,未必能一下子将里面的水全部吸完。

既然一个口子不行,那就两个,两个不行,那就多来几个。

届时,几个口子一齐裂开,还愁水囊不空,你不死!

老子吸死你。

“踏踏……师弟,救我!”

但即便这样,庆葵还没有死,大吼一声,竟然转身朝院外逃去,当然,随着庆葵重创,其身后的将军虚影自然无法维持,消失不见。

漫天刀芒,轰然破碎。

“命真硬!”叶青眼神微眯,身影掠动,陡然出现在庆葵身后,刀光一闪,一颗头颅,冲天而起。

无血,无泪,只有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,冲天而起。

“好丑……”一缕黑影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屋顶上,但他刚到,便看见一颗头颅,飞了起来。

头颅双颊凹陷,双目凸起,活像一个蒙了一层人皮的骷髅头,看起来,真的好丑!

但旋即,黑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“这是……庆葵?!”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