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藏头诗(1/4)

    “那刀芒还真恐怖!”

    是的,叶青受伤了,且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那道恐怖的刀芒,虽然没直接劈中他,但其中蕴含的劲力和凶煞之意,却实打实地侵入了他的身体,重伤了他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强撑着,则是因为庆葵临死前的那句话:“师弟救我!”

    这说明,庆葵不是一人来的,而是两人。

    庆葵那么厉害,那么其师弟一定不弱,他能杀庆葵,那是运气好,他的血影神功正好克制对方,但碰上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况且他也受了伤,若被对方发现端倪,到时候死的一定是他。

    故而他才故作无事,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,让对方摸不清他的底细,不敢轻易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办法,是防聪明人不防笨蛋,如果对方是一根筋,直接莽过来,那么他也只有认命了!

    还好,庆葵那个师弟是个聪明人,不但聪明,而且多疑,还来了个回马枪,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,被他给骗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主要是他演技好,精神力强,发现了暗中窥伺之人,才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,福大命大,多谢老天爸爸保佑!”叶青歇了一会儿,缓了口气,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来抢伏羲乘撵图?”

    羲皇乘撵图能增强精神力,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功法,但其在郑峰手里那么多年没人来抢,偏偏到了他手里没多久,就有找上门了?

    是郑峰运气好呢,还是他倒霉呢?

    人帅遭天妒啊!

    叶青只能用这个理由安慰了一下他受伤的心灵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叶青盘膝而坐,双目紧闭,全力运转《血影神功》,腹如擂鼓,血液流动,哗哗作响,宛如大江大河。

    雷音滚滚,天鼓迎春,一股红芒从体内涌出,酷热滚烫,仿佛大日烈阳一样,映照得整个屋子一片通红透亮。

    江河声声,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时辰,当天际鱼肚泛白时,叶青忽然睁开眼睛,虚室生电,张嘴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嗡鸣声中,一股恐怖的凶戾煞气弥漫房间,煞气之中嗡鸣声不绝,无形刀劲充斥,屋内的桌椅杯盏齐齐化为齑粉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叶青张手一握,屋内的空气仿佛尽在掌中一样,被生生捏爆,轰鸣声大作,狂风怒号,良久方才消散。

    一同消散的自然还有充斥房间的煞气和刀劲。

    “呼,终于好了!”他吐出的自然是侵入体内的刀劲,随着刀劲离体,体内的其他伤势自是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另外,吸收至庆葵的气血,亦被他彻底炼化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庆葵不亏是炼罡境武者,一身气血雄厚至极,彻底炼化之后,不但治愈了体内的伤势,更使得他的体魄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如果单论气血雄浑程度的话,三个庆葵都比不上他,血厚防高,肉盾一个。

    “对了,看看那件青铜面具?”恢复之后,叶青想起了那张青铜面具,从山河贝中取出,端详了片刻。

    此时的青铜面具,锈迹斑斑,上面依稀可见乌黑的血渍,透着一股古老和沧桑,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异样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没什么嘛!问问诡经吧?”万事不知问诡经嘛!

    取出诡经,割破手指,将血滴在诡经上:“这张青铜面具是什么诡器?”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