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藏头诗(2/4)



    鲜血滴落,幽光闪烁,一行行字迹浮现的诡经上:

    青铜虎首,厉级诡器,为前朝大将魏柔生前所佩面具。相传,魏柔少有才名,文韬武略,无一不精,但可惜男人女相,相貌俊美,不为人惧。为了震慑敌军,提升威严,魏柔每上战场,都要佩戴一张虎首面具。

    由于常年征战沙场,虎首面具受血煞污染,凶戾侵袭,怨魂缠绕,具备了特殊的能力,成了一件诡器。

    而佩戴虎首面具的魏柔,受虎首面具的影响,渐渐性情大变,凶戾嗜血,杀戮成性,沦为一个只知杀戮的野兽,后战败被俘,车裂而亡。

    魏柔不甘,死后一缕残魂附于虎首面具上,使虎首面具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佩戴青铜虎首者,以鲜血浸染,便可召唤魏柔的一缕残魂,聚沙场万千凶戾之气,汇战场血煞之力,凝百战英魂之威,威势无穷。

    不过,使用青铜虎首者,会不断遭受凶戾、血煞之气的侵袭,灵识蒙昧,神魂污染,沦为毫无神智的野兽。

    随身携带青铜虎首,偶尔会受到魏柔残魂的骚扰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诡经上关于青铜虎首的介绍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厉级诡器,难怪这么厉害!”叶青恍然,青铜虎首的威力他可是亲身体验过,威力强大,但其负面影响同样很大,那股凶煞之威,说实话真的很恐怖。

    要是意志不坚之人,一个照面下来就可能没了神智。

    “唉,威力很强,但后患也很大,只能当做底牌用了!”叶青叹了口气,论实用性着实不如青魔手和飞雷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后面那句随身携带偶尔会受魏柔残魂的影响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仔细琢磨了一下,然后,对不起,没琢磨出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以后再说吧!”应该不太严重,骚扰嘛,大家都是男人,怕什么!

    “对了,问问诡经哪里有炼罡境功法?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是拓脉后期,进无可进,想要更进一步,必须炼罡凝煞。

    凝气需要凝气功法,拓脉需要拓脉功法,毫无疑问,炼罡也需要炼罡功法。

    他打算先问问诡经,哪里能获得适合他的炼罡功法,如果不行的话,那就去问凌剑秋,靖安司一定有炼罡功法,以他此次对安阳县的贡献,求取一部炼罡功法,应该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可是拿人手短,这样一来,他很可能会被绑在靖安司这条船上,虽说这条船很大,很稳,很安全,但却不自由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秘密太多,万不得已,他实在不想和靖安司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能获得适合我的炼罡功法?”

    叶青重新割开手指,将血滴在诡经上,时间流逝,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才喂饱诡经,上面浮现出一行行血字:

    红霞似锦铺水中,石峰如剑凌长空;

    书中言语醒世钟,灵气一炁化长生。

    “一首诗?兄弟,换文风了?”诡经上浮现了一首诗,还挺押韵。

    不过,以前都是第一人称式的悬疑、惊悚式文风,现在莫名其妙地来了一首诗,令叶青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这首诗是什么意思?”这首诗字面意思很简单,前两句写景,后两句寓意,都是大白话,很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理解归理解,但这特么跟炼罡功法有半枚铜钱的关系吗?

    别以为我读书少,你就能骗我?叶青又仔细琢磨了一会儿,可是仍然一头问号?

   &nbs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