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章 算账(2/3)

打爆你的狗头。

“好,道长如果这么说的话,那我倒是要和道长好好掰扯掰扯。”

“道长你说你救了我一命,可我也救了你的徒弟一命,再加上道长你心怀不轨再先,两两相抵,我们应该谁都不欠谁吧!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救我徒弟性命的,可是老道我的太清灵气,小兄弟你充其量只是帮了一点儿小忙而已。”

“算了,为了报答你帮小徒的忙,那你就少给个两三瓶吧,老道我这人最讲理了。”

我看是最无耻好吧。

“呵呵,好,就依道长所言,那我们再来算算另一笔账,道长口口声声说救了我,但我真的需要道长你来救吗?没有道长,我同样可以自保无虞。”见一贫不信,叶青轻轻一笑,故意泄露一抹无量魔佛的气息。

“勾魂诡器?!”一贫一惊。

叶青似笑非笑:“现在信了吗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一贫捻着胡须,有勾魂诡器在,对方的确有可能不用他来救,而且对方显露勾魂诡器,显然也不止于此,明摆着是为了吓唬他。

“既然小兄弟有勾魂诡器傍身,那的确是老道我多此一举了。”

没办法,怂啊。

如果对方没勾魂诡器,一旦对方翻脸,他或许还有办法逃跑,但如果对方有勾魂诡器的话,就难说了。

“好,那我们就算扯平了。”叶青很满意对方的态度,笑道:“那我们再来说说另外一件事。”

“还有什么事儿?”一贫不解。

“道长可知道我是谁?”叶青似笑非笑道。

“哦,对了,还没请教小兄弟你尊姓大名呢?”一贫问道。

叶青慢慢收敛脸上的金光,露出真面目:“叶青,叶无欢!”

“是你?”一贫双目圆睁,心中闪过不好的念头。

“道长认识就好。”叶青笑道:“我记得在魔坟外,道长和那些江湖人一样,貌似也要置我于死地呢?这么算下来,你貌似还倒欠我一条命呢?”

“哪个王八羔子说的,是谁,站出来?”

闻言,一贫满脸愤怒,义正言辞道:“老道谦逊儒雅正直,怎么会有加害为国为民、万人敬仰的叶大人您呢?老道我那是暗中去保护大人您的?”

“呵呵……”叶青轻笑一声,右脚抬起半寸,跺在地上,地面如浪涛般起伏波动,一贫脚下刚亮起的一团微光,陡然破碎。

“道长,编就编,别乱动脚。”

一贫刚才居然在他眼皮子低下,用脚画符,要不是他精神强大,估计真会着了道。

娘的,还真会儿玩儿。

“嘿嘿,老道我可没说瞎话,句句属实,肺腑之言呐。”被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,一贫也不着恼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满脸笑容。

“呵呵……你继续编,反正我不信。”叶青似笑非笑道:“我只知道,这么算下来,你貌似还欠我一命。”

“人命啊,可是大于天呢,一贫道长,这个账,怎么算,是偿命呢,还是还钱呢?”

一贫张了张嘴,半晌无言,终日打雁,今天终于被雁啄了眼,方才借坡下驴直接告个罪,道个歉,给一点儿无关紧要的东西当做赔偿他不香吗?非得贪心不足,算什么账啊,算着算着,居然把自己给算进去了,作孽啊。

而且,现在徒弟还在人家手中,而他的小伎俩也被识破了,想走不能走,心里还添堵。

果然是自作孽,不可活啊。

算了,不装了,再装下去,就真的是脱了裤子吊颈——给脸不要脸了。

“大人,想要什么?”

没办法,只能破财免灾了。

“我看道长你那个驱山铎不错,还有那个太清灵气也还行,给个一两百缕,别多给,给多了小心我翻脸啊。”叶青笑眯眯道。

一贫道:“……”想要驱山铎,还不如杀了老道呢,还有太清灵气,你当是大白菜呢,一两百缕,一两百个大耳刮子要不要?

可关键是我特娘不敢说啊!

“大人就别开玩笑了。”

一贫苦笑道:“驱山铎是本观的传承诡器,万不可有失,而且御史驱山铎,需要特殊的传承印记,就算给了大人,大人你也用不了。”

“哦,既然不愿意,那就算了,给个一两百缕太清灵气算了。”叶青没有失望,他对驱山铎本就没报多少希望。

“一两百缕太清灵气,老道真没有。”一贫取出先前那个装有太清灵气的酒杯,道:“喏,只剩六缕了,大人若看得上,就拿着,若看不上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吧!”

一贫语气中透着一股绝决,而握着酒杯的手微微晃动,大有你不答应,我就倒掉太清灵气,就算你杀了我,也得不到太清灵气的架势。

“行吧。”

叶青也没有逼得太紧,见好就收,如果逼得太紧,两败俱伤就不好了,事实上,他总觉得一贫隐藏了实力,不是只有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毕竟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